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科幻·灵异 > 未来之霸气小吃货

139.让我看看    文 / 言是 更新时间: 2017-08-26 13:09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
    “那个你这么看着***嘛?”被墨阳这么盯着,程瓦只觉得背心嗖嗖发凉。

    墨阳淡淡瞥他一眼,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骗人!程瓦冷哼了一声,他们的侦查能力可是出了名的厉害,就墨阳这点儿小心思能瞒过他?

    不过等目光一落到旁边正吃个不停的墨初身上,程瓦的注意力立刻就被转移了,目光灼灼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咳!”墨初轻咳了两声,实在受不住程瓦这炽热的目光,将一大爪葡萄都摘了下来,洗干净,撕开,放到碗里,往前一递,“来,你们吃吧!”

    恩?一听这话,娃娃脸上立刻就放光了,忙不迭地接过这碗,严严实实地抱在自己怀里!

    “娃娃,见者有份!”管轻哼了一句,伸手从碗里抓了一大把。

    “放手,这是我的!”程瓦目色一恼,直接一个巴掌拍了下去,将管手里的葡萄给掏了出来,“还有,别说了叫我娃娃!”这特么都什么称号?完全跟他高大英武的形象不符好么?

    “切!人墨初都说了,这是给我们的,你小子还准备独吞不成?”另一个军人几步跃了过来,脸上含笑,身子微微一扭,也不知道怎么搞的,只一眨眼的功夫,程瓦手里紧紧抱着的碗就换了主人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!”程瓦凄声喊了一句,立刻就凑上去抢!

    然后,墨初他们就目睹了一场堪称精彩的比斗!拳脚叫一个凌厉,动作那叫一个利落!行走转身间,似乎都带起了一阵风!

    不过一想起,这就是因为一碗葡萄引得的***,墨初就忍不住满头黑线!真的,这个世界的吃货都太疯狂了!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程瓦终于抢回了碗,不过看到里头空落落一片,面色不由得一白,整个人都呆滞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再给你摘点?”墨初轻笑地问出声。

    然后,程瓦那原本生无可恋的表情立刻就变得神采奕奕,点头的频率和墨初以往养过的那只小狗一模一样!

    于是,等宁熠渊到这儿的时候,就看到众人都捧着个碗,津津有味地吃着累累果,表情那叫一个陶醉!

    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恩?哪来的声音?

    众人闻声抬头,不由得一愣,就瞧见前方身材挺拔的男人正含笑盯着他们,以往一丝不苟的服装却微微有些发皱染尘,面色却出乎意料地温和。

    “报告!”程瓦几个立刻就站起来,敬了个极其标准的军礼,“好,好吃!”只是面上的尴尬神色怎么也掩饰不住,他们走的一向都是精英路线,这会儿怎么变成这样了?

    墨初眨了眨眼,整个人显得有些怔忪,“那个你到这儿有什么任务吗?”

    “恩,”宁熠渊点点头,又轻描淡写地补充了一句,“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别看这会儿宁熠渊一幅淡然自若,天知道当他收到管的消息说墨初受伤的时候被吓成了什么样子,当即就以最快的速度将手头的事情交代下来,然后立刻就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瞧见墨初现在的模样,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,心头的担忧也总算消去了几分。

    别说墨初,就连旁边的管也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之前的确把墨初遇险的消息告诉了宁熠渊,不过后头墨初情况有所好转,他也及时把这讯息传送给了他,饶是这样,宁熠渊这家伙也不放心,还要亲自来看一眼吗?想到这儿,管嘴角不由得带起了一抹浅笑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”几个军人里面,就程瓦是个调皮的性子,这不,一听宁熠渊说的这话,立刻就朝***几人挤眉弄眼,低声说道,“有任务,任务就是来看墨初有没有大碍啊?你说说,这不远千里的,真是啧啧,太感人了!”

    程瓦这声音虽然放得低,但关键这训练场里也安静地很啊,再小的动静那也听得是清清楚楚,墨初不由得耳根一红,微微侧过脸去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严肃脸军人瞅了他们两眼,起身往外面走去,“我们去看看***训练者的情况吧。”这算是把空间留给墨初和宁熠渊了。

    “行嘞!”程瓦低声笑了笑,一把搂住站在旁边跟个门神似的墨阳,“走走,跟我们一块儿去,别在这儿站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”墨阳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程瓦死死用手给捂住了,硬生生拿武力压迫着墨阳离开,临走时,还给宁熠渊抛了个眼神,加油吧!老大!

    几个人都走远了,宁熠渊微微走近两步,轻声问道,“伤口还疼吗?”这事管说得比较模糊,但光是只字片语,已经足够宁熠渊推断出其中的惊险和危难,如果不是程瓦及时到达,她和墨阳现在还指不定会成什么样子呢!

    “还好,已经不怎么疼了。”墨初浅浅摇头,看着宁熠渊眼底的担心,忽然觉得心底暖暖的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是伤在腰上?”宁熠渊目光望墨初的腰腹一扫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墨初点头,迎上宁熠渊珍重的眼神,不知道为什么,忽然觉得脸上一辣。

    宁熠渊语气放轻,“能能让我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恩?”墨初愣了一下,等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,连耳根都染上了一抹红绯。

    宁熠渊没有动,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的双眼,眸光中露出几分难得的恳求。

    “那个”墨初舔了舔唇,细若蝇闻的声音传了出来,“好。”

    宁熠渊的听力敏锐,自然将这话给听进了耳,嘴角不由得挑起一抹笑意,走近几步,小心翼翼地伸手拉起墨初的衣服。

    衣服一拉高,墨初那细腻***的皮肤瞬间就印入了宁熠渊的眼帘,弧度完美的细腰仿佛他只要一伸手就能握住!

    呼吸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宁熠渊闭了闭眼,等再睁开,目光一下子就被上面那条不太明显的伤痕给吸引住了。细线般的伤痕已经结疤了,深红色的疤印与***得几乎可以掐出水来的肌肤一相对衬,就越发显得碍眼了。

    粗粝的大掌忽然抚上墨初腰间的伤痕,动作轻柔而细致,似乎生怕一用力就弄伤了她,那双好看的眉头也紧皱了起来,似乎可以感受到她当时的痛。

    墨初的身子一下子就僵了起来,浑身上下似乎只有腰部那一截有了触感,甚至连宁熠渊手上的茧巴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感受到。

    “我带了药来,”宁熠渊总算将手挪走了,墨初也不由得轻呼了一口气,脸颊却越发绯红起来,“等擦了这药,就不会再留疤了。”

    管他们是军人,常年受伤是免不了的,所以这里备的药还是非常丰富的,不过他们几个大男人,自然用不上祛疤的药,墨初最开始还没注意这一点,没想到宁熠渊倒是惦记着这个,甚至连药都带了来。

    “恩,那你给我吧,”墨初点点头,将手摊平,“我回去自己擦就行。”

    宁熠渊将手中的药紧紧握住,眉头微挑,神色中隐隐带了几分暧昧,“你自己不太好操作,还是我帮你吧。”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墨初满脸黑线,她伤的是腰,又不是背,有什么不好操作的?

    “没事,要是我自己擦不到,”墨初吞了吞口水,不敢看宁熠渊火热的眼神,“让哥帮我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墨初的话还没说完,宁熠渊就一口给否决了!他都没看过几眼的墨初身体,怎么能被别的男人捷足先登呢?

    幸好墨初没听到宁熠渊这话,要不估计一口老血得直接喷出来!不过,也正是因为她这句话,倒是让宁熠渊亲自给她擦药的决心更坚定了几分。

    半蹲下身,宁熠渊的视线正好对着墨初的腰际,将药盒打开,宁熠渊拿手指稍稍蘸了些药膏,正要往墨初腰部的伤口涂去,等到了半截,动作又忽然停了下来!

    墨初深深地吐了一口气,浑身上下都冒着热气,这人到底要闹哪样,涂不涂啊?

    结果一个温热的东西贴上了墨初的伤口,这触感像是墨初猛地低头,双眼一下子放大!

    宁熠渊竟然竟然亲在了上面!而且眼神那叫一个诚挚!

    距离靠得太近,她几乎可以感觉到宁熠渊那长长的睫毛扫在她皮肤上的微痒,还有那温热的吞吐气息

    “你别”墨初诺诺地开口,眼神四扫着,就是不敢和宁熠渊的目光对视,只觉得被宁熠渊吻住的地方烫得厉害!

    “以后别再受伤了,”终于,宁熠渊总算将唇瓣给移开了,微微抬头,深邃的眸光窃住墨初的双眸,等扫到她布满红绯的面孔,嘴角微微一扬,又在伤痕处轻轻落下一吻,低喃道,“我会很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墨初说话,宁熠渊已经将蘸了药膏的手指轻轻搭在墨初腰间,顺着伤痕轻轻地划了一层,将药膏均匀地敷在上面。

    墨初微微低头,这会儿才发现,宁熠渊的眼神里宠溺着珍视与疼爱。

    连着涂了三遍,宁熠渊才将药膏给收起来,递给墨初,“一天两次,别忘了擦,之后我会检查的。”

    恩?一听这话,墨初立刻就抬起了头,检查检查什么?

    “这药的效果很好,等你训练回来,就已经没有疤印了,”宁熠渊眼底闪着一抹光,“到时候,我会亲自查看的。”

    你分明就是想占我便宜!墨初忿忿地盯着他,这模样倒让宁熠渊哑然失笑,猛地低头,将额头贴在墨初的脑袋上,轻声喟叹了一句,“你可真是个傻丫头!”

    你才傻!哼!墨初轻瞪了宁熠渊一眼,却不知道她这似怒还嗔的模样越发让宁熠渊喜爱!

    不过,这逗人也不能逗得太狠了,宁熠渊稍稍收敛了点,目光望旁边一扫,语气里带着几分疑惑,“这累累果也能吃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墨初煞有其事地点点头,“你要尝尝吗?味道很不错!”

    “好啊”宁熠渊笑着答应,不过晃了一眼他沾满药膏的手,不由得轻摇了摇头,“不过不太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洗一下就行了。”墨初微微抬头,却迎上宁熠渊戏谑的眸光,只见他唇瓣一勾,轻声道,“不用了,你喂我吧!”

    喂你?

    墨初微怔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愿意?”宁熠渊煞有其事地摇了摇自己沾满药膏的手,面上露出几分感慨,“也不看看我这是为了谁?现在竟然连颗”

    “行了!”再被宁熠渊说下去,估计得扯到她忘恩负义上头了吧!墨初狠狠瞪了这人一眼,敢情他还在这儿给她下了个套呢!“张嘴!”

    墨初冷言冷语,宁熠渊脸上却笑开了花,主动半蹲下身,昂起下巴,就等着墨初的投喂呢!

    哼!墨初冷哼了一声,手上直接抓起四五个葡萄,往宁熠渊嘴里喂去,愣是塞了他满嘴,连点儿空隙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宁熠渊也不介意,使劲一咬,葡萄那甜美的汁水就溅了满嘴,盯着面前脸染红绯的墨初,宁熠渊只觉得这味道异常甜美

    不过这惬意的时间没过多久会儿,墨阳这家伙又跑了回来,就跟个三百六十度的大灯泡似的闪亮亮地伫立在旁边。

    “那个,小初”宁熠渊的话还没说出口,就瞧见墨阳一脸担忧地扯着墨初,故作大惊小怪道,“哎呀,你的身子还没好利索,哪能站这么久呢?还是进去休息一会儿吧!”说着,就推着墨初往房间走去,独留下宁熠渊一个人站在原地,形只影单,模样那叫一个可怜!

    “扑哧”藏在后头的程瓦忍不住轻笑出声,这还是他头一回瞧见宁元帅被人这般嫌弃呢!简直是太带感啦!

    宁熠渊刷地一下地转过头,目光很快就捕捉到后头的几人,眸光微寒。

    糟了!被发现了!程瓦几个立刻收敛起脸上的笑意,猛地一转身,快步朝后头跑去,最后还欲盖弥彰地扔下一句,“哎呀,今儿事情太多了,我先忙去了!”

    看着几人跟兔子似的跑远的身影,宁熠渊眉头不由得微挑一段时间不见,这些个小子的胆子也越发越大了。

    视线又右边一移,宁熠渊不由得微怔。

    管正站在角落,面色微异,等看见宁熠渊的目光打扫过来,才微微朝他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两人是多年的好友,默契自然是满分。

    宁熠渊眉头一挑,默不作声地朝管走去,等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一间单独的房间,宁熠渊才出声问道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有点事,我觉得你应该知道。”沉默了半晌,管才轻声道,“是关于墨初的事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宁熠渊原本淡然的表情立刻变得凝重起来,“是小初的身体”难道还有什么隐患吗?一想到这儿,宁熠渊眉头猛地皱了起来!

    “不是!她的身体恢复得很好,”管急忙摇摇头,话锋微微一转,“但是,我觉得她的体质好像有些问题!”

    “这话,是什么意思?”宁熠渊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墨初的血肉似乎”管纠结了好一阵,才把他的意思给表达出来,“似乎对魔植有着非常强烈的吸引力!”

    “恩?”宁熠渊目光微凝。

    管轻叹了一口气,“魔域内围那块儿的魔植是什么样子,你也应该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墨初和墨阳是七八阶高手,而最外层的魔植不过是五六阶,按道理,它们是不会主动攻击墨初的,但事实却是他俩一走进去,那些魔植立刻就发动了攻势!那幅模样,完全就是被什么给吸引住了,”说着,管的眉头不由得皱得越近,“还有那特殊魔植,它们一闻到墨初的血肉味,甚至不顾领域意识,集中攻击起墨初来!这不是太奇怪了吗?”

    所有的问题都指向唯一的***墨初的血肉对魔植而言,就是一顿饕餮盛宴!

    听到这话,宁熠渊不由得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想起当初在九区的时候,似乎就已经出现了这种状况,那些魔植对于墨初似乎格外热衷,只是当时事态还不甚明显,所以才会被他给忽略了,现在听管这么一说,他立刻就联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这事,你怎么看?”瞧见宁熠渊这沉默的模样,管不由得皱眉,你说这么大个事,这人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?

    听出管话里的焦急,宁熠渊微微抬头,轻声应了一句,“哦。”

    哦?

    管愣目,敢情我说了这么多,你就施舍给我这一个字?“你这是不信我?还是觉得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宁熠渊微微摇头,“我相信你,不过这事对我来说并不重要。墨初始终是墨初。”无论她的体质是不是有什么异常,他都会接受。

    瞧见宁熠渊眸光的神采,管不由得一怔,“得!反正这事我是告诉你了,该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

    重重地吐了口气,管像是卸掉了一个包裹,整个人都轻松下来了,正要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宁熠渊忽然喊住了他,声音微沉,“关于这件事,我希望你谁也别告诉。”

    管眉头微挑,好笑地出声问道,“怎么?你这是命令还是请求?”

    “两者皆有。”宁熠渊紧盯着管,以墨初现在的声势,一旦将这个消息爆开,指不定还产生什么周折,所以越少人知道越好!

    “是。”对上宁熠渊严肃的眸光,管利落答道。

    T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银河小说网(2stars.cc) 手机版:2stars.cc/wap】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