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带着仓库到大明

第418章 那个魔鬼(第五更,居然没有睡意了!继续码字!)    文 / 迪巴拉爵士 更新时间: 2017-08-26 13:44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看在石见银山的份上,且饶你一命。  ”

    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方醒收***,辛老七上了马车,也不往后看一眼,就这么赶着马车,从巷子的另一头穿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那匹受惊的马调转方向,最终拖着马车,一头撞在了汉王府的墙壁上,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斯波义元想掀开前方的车帘,呵斥一下那个叫做一村的车夫。

    可车帘却被一村压得死死的,斯波义元不禁骂道:“一村,该死的,滚起来!”

    可压着车帘的一村动也不动,而且一股血腥味在弥漫。

    难道是受伤了?

    斯波义元艰难的从侧面钻了出来,先摸摸头上被撞出的几个大包,然后怒火冲天的就去了前面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天刚黑,这声尖叫马上就惊动了汉王府的人。

    一队侍卫持刀冲了出来,结果正好撞到了疯狂奔来的斯波义元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领头的侍卫一脚踢翻了斯波义元,然后让人捆了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有鬼!有鬼!”

    斯波义元拼命的反抗着,指着马车那边嘶声道:“那里有鬼!有恶鬼吃掉了我的车夫……”

    侍卫笑着揪起斯波义元,正反手两巴掌呼过去,然后和同伴说道:“玛德!当年靖难时,咱们都不知道杀了多少人,哪个厉鬼敢在咱们的面前出现,去个人看看。”

    一个侍卫骂骂咧咧的就往马车那里走去,边走边骂道:“玛德!居然撞咱们的墙,回头让那小子出钱重新修……嗯?有人血味!”

    那匹马是直接一头撞死的,血流的不多,而且马血也没有人血腥臭,所以杀人无数的侍卫当然分辨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哟!看你这个矮子,居然敢杀人?”这边的侍卫头子诧异的把斯波义元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侍卫头子正准备踢斯波义元一脚,听到前面的尖叫后,不禁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头!他的头不见了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正在等着人送钱的纪纲接到这个消息后,一贯在下属面前表现的很从容的他猛地站起来,踉踉跄跄的退后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你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纪纲的表情就像是见了鬼,而来禀告的这个锦衣卫小旗也是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“大人,那个倭国人的车夫脑袋丢了。”

    小旗想起那个诡异的现场,就忍不住想吐。

    “大人,那人头就像是菜瓜被人一锤……给敲碎了。”

    “呕!”

    小旗说到这里就再也忍不住了,他跑到门口,扒拉着门边狂呕起来。

    一阵酸臭味传来,如果是平时,养尊处优的纪纲会让这个小旗半个月下不了床。

    可今天,纪纲只是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又是那个人!去,把人都撒出去,找出那个魔鬼!我要生吃了他!”

    纪纲疯癫的嘶吼着,手中抓到东西就扔,脚边有东西就踢。

    王谦看到纪纲这副模样,不禁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“只是一个车夫罢了,大人慌什么?”

    庄敬纳闷的问道,他和王谦怕被迁怒,所以都退到了门外。

    王谦侧身盯着庄敬,直把他看得浑身不自在,才无奈的道:“你忘了袁江是怎么死的了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庄敬自从接手了袁江的一些事务后,早就忘记了那个曾经的同僚,此时听王谦提起这个人,秦淮河边的那一幕又从记忆深处被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呕!”

    庄敬干呕了一下,脸色煞白的道:“你是说那人死的和袁江一模一样?”

    王谦神情凝重的道:“正是,都是脑袋爆了。”

    庄敬再傻也知道了纪纲为何会这般失态。

    纪纲在恐惧,他担心有一天自己的脑袋也会和袁江一般的爆掉,那鲜血洒满一地。

    “可有现?”

    纪纲稳定了一下情绪问道。

    王谦摇摇头道:“事汉王府的边上,周围都是勋戚的住所,属下也不敢问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告诉陛下吧,派出大军封锁金陵,一家家的查!”

    庄敬咬牙切齿的道:“我就不信抓不到那个家伙!”

    看到纪纲又暴怒的迹象,王谦急忙就说道:“别胡说!斯波义元的马车上都是金银,还有几幅前宋的字画,你想让陛下端了咱们的老窝不成?”

    纪纲觉得心里冰凉冰凉的,对于那个未知的对手,他完全就摸不到一点底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朱高煦得知此事后,正在喝酒的他随意的吩咐道:“墙壁肯定被撞坏了,死人死马还晦气,那就把钱留下一半,人送到方家庄去。”

    那些侍卫只是当时被车夫的死状给惊了一下,随即就笑嘻嘻的去拿钱。

    “当年骑兵冲阵落马的,那可比这个惨多了,身上都找不到一块好肉。”

    几个侍卫把钱财分开,然后牵出一辆马车来,直接把斯波义元送去了方家庄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布庄啊!方十一那只惊弓之鸟,我还以为第一鲜终于是遇到了对手。走,咱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方醒站在第一鲜的门口,身边是几个家丁,看那架势,如果对面真是开了家酒楼,今儿他是要准备仗势欺人一把。

    “啧啧!兴和伯可真是直性子啊!”

    几个巡夜军士都在边上看着,生怕方醒真的带人去砸了那家布庄。

    而那家布庄的值夜伙计更是浑身打颤,要是方醒真冲进来,他打算马上就跑,连这份工都不要了,回乡下老家去。

    金陵城里的权贵真是嚣张啊!俺还是回农村去安全些。

    “兴和伯据说家资不丰。”

    一个巡夜的军士摆出***湖的模样说道:“一年也就是八百石的俸禄,家中还有个小庄子,全家都靠第一鲜撑着呢!谁要是把第一鲜弄垮了,换我也得砸了它!”

    在勋戚中,方醒的俸禄只能算是最底层,而且那些勋戚都在以往的征战中捞到了大量的好处,转手又去购买田地和店铺,家产节节升高。

    “穷啊!”

    回到家中,方醒哼哼唧唧的哭穷,换来了张淑慧的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方家的库房里可堆放着不少好东西,而且第一鲜的赚钱能力强大,张淑慧都已经让人去兑换过好几次银子了。

    “夫君,那些商号越来越过分了,一贯钱还换不了一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在禁止银子充当货币的背景下,兑换银子是私下行为,那些商号的背后都有实力派的大家伙撑腰,所以态度很是倨傲。

    方醒漫不经心的道:“银子有什么了不起的,等哪天为夫去抢座银山来,到时候随你换。”

    “净吹牛!”

    张淑慧把线头咬断,把手中的衣服提起来,招呼道:“夫君,快来试试,这可是正旦那天要穿的新衣服。”

    方醒起身,夫妻俩配合默契的试了衣服,正觉得气氛脉脉的时候,小刀在外面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“老爷,汉王府的人送来了那个斯波义元……”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银河小说网(2stars.cc) 手机版:2stars.cc/wap】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