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少年大将军

第一百六十三章 反身杀回    文 / 水刃山 更新时间: 2017-08-26 15:26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丁斩擎出战斧,大喝道:“跟上大将军,临阵脱逃者,杀无赦。 ? w?w?wcom儿郎们,莫要弱了牧州游骑的名头。”

    胡骑营将士一声暴喝,打马随各军将领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万骑扬起漫天沙尘,再无遮掩,朝着西戎右军大营杀了过去。一路之上,西戎探马不多,羯城果然将精力放在了西南两侧。所遇探马,被胡骑营巡骑斩杀,追不到的也不在意,任他们逃开,取狄州大道,快马杀往右军大营。

    行至半个时辰后,李落带过战马,由北向南直直冲向西戎右军大营,东侧靠近牧天狼大营处,遥遥可见扬起的尘土和浓烟。

    大军疾驰数刻,李落淡淡的喝道:“放烟花,命呼察将军攻西戎右军。”

    丁斩大声向身边亲兵喊道:“放烟花。”

    数支响箭冲天而起,带着阵阵尖啸,升至数十丈高空,烟花离箭,又再腾升数丈,猛然炸开,黄蓝之色映得天空一片绚烂。

    李落一摆长***,一语不,向前猛冲过去。

    丁斩狂笑一声,紧跟在李落身侧,大声道:“老子第一个入营,最后一个出营,不是软蛋的都给老子跟紧了。”

    胡骑营将士刀箭入手,放开战马,急冲过去,马蹄声如平地惊雷,响彻狄州。

    西戎右军大营在望,远远瞧去,守营将士一阵慌乱,没想到牧天狼大军敢从正北左军与右军相接的缝隙中杀过来。

    营中过半骑兵都已出营,留下的骑兵还被羯城派至大营西南,营门以北防备正空,一时就听得营中阵阵号响,西戎右军匆忙调动兵马布防。

    为时已晚,转瞬之间,胡骑营已杀到营外,西戎士卒弓箭还未过两轮,李落一骑当先,已冲到离营门数十步开外。挑开射向战马的利箭,其余弓箭碰到惊邪甲一一落地,连一丝痕迹都未曾留下。

    李落对身后将士落马惨呼声置若罔闻,乱军之中。清冷的说道:“牵着马。”说完腾身而起,向西戎营门扑了过去,丁斩一惊,高呼道:“大将军当心。”

    西戎大营建不了多时,营门不过数丈高低。圆木立桩,李落借战马前冲之势,纵身跃起,抢了上去。西戎士卒大惊失色,弓箭齐向李落射去,李落长***一转,冰心诀爆然涌出,在***尖处搅出一个气劲漩涡,破开西戎将士的箭雨,临空借箭提气。跃上营门。

    西戎士卒被李落威势所骇,映目而来的一将却是身着幽甲,面带惨白面具,一双眸子无生无死,仿若地府恶鬼,带着寒过西府冰雪的冷意,闯到了西戎将士正中。西戎士卒肝胆俱裂,未及出刀,李落手中的疚疯如阴风一般,扫到了一众将士身上。寒气入体,西戎将士四散倒地。

    李落手下再不容情,倒地将士口吐鲜血,眼见不活。一众将士急忙避开几步。李落也不纠缠,***头直指一个将领模样的西戎武士,******不离西戎将领手中的兵刃,每击一次,这名将领便后退几步,李落紧随其后。用西戎将领淌开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数***之后,已掩到营墙里端,李落手中疚疯一转,自下而上,挑开西戎将领,纵身跃下,西戎士卒投鼠忌器,无人阻拦,殊不知这西戎将领在接了李落两***之后已心脉俱断,而李落最后一***挑飞的不过是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营门下的西戎士卒乍闻头顶一阵***,还未及明白过来,抬头看去,漫天***影如风中残花飘然而下,只见***花未见人,映到了丈余方圆的西戎士卒头顶。疚疯在西戎士卒头顶轻点,青幽的***花夹杂着血花,几如梦境。

    ***尖及地,李落人未落地,便借势闪向营门,左手持***猛向下一砸,右手抽出背上的长刀,刀光乍现,白胜雪,寒过霜,落到了营门横柱上,横柱应刀而断。

    李落内劲一泄,身形一沉,惊邪甲未及之处,已有数道伤口,李落猛提一口气,大罗刀卷起地上的沙石,刀随风走,手下无一合之将,几息时间,营门处便留下了数十具倒地不起的西戎将士。

    如此凶悍狠戾,便是西戎将士也未曾得见,俱是一顿,李落左***右刀,反身向营中刀***齐聚处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西戎将士一滞,就听一声巨响,一把战斧猛劈到营门上,砸开了西戎大营,当先一将,状若天神,暴喝一声道:“牧天狼丁斩,可有一战?”

    营外传来胡骑营将士齐声呼喝:“牧天狼到,西戎可敢一战?”

    丁斩见到李落,一拍李落战马,高声喊道:“大将军,上马。”

    李落没有回头,手中刀***更急,冲出数步,闻身后马蹄声传来,身形一闪,如鬼魅般飘上了战马,丁斩百忙之中,眼皮还是一跳,李落如何上马的却是没有看清楚。

    李落一揽马缰,道:“放火烧营,传令迟将军。”声音平平静静,听得周身几将心头一冷。

    西戎大营火光四起,营东将士溃不成军,羯城留在营中的守军反被慌乱的己方兵马冲散,难以阻住胡骑营。

    反观胡骑营进出如无人之境,一万骑兵肆意纵横,追杀西戎乱兵,战马嘶鸣,将士惨嚎,有些喊叫一两声也便没有声息,有些却一时未死,残肢或是撒开一地,或是断续的搭在身上,也看不清是血肉还是白骨勉强连着,只余哭喊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胡骑营穿营而过,驱赶着营中残兵向大营西南迎去,营中西南,本是羯城留在营中的一支整军,被乱兵格绊,竟然一时杀不过来,此时又见胡骑营驱赶残兵将至,领头的将领当机立断,大喝一声道:“放箭。”

    强弓连同西戎兵将笼罩在内,一起射了过去。就听得西戎残军中一将大呼道:“车菩叶,你……”话音未落,便戛然而止,命丧利箭之下。

    胡骑营紧跟西戎残兵,也被强弓波及,伤亡不少。路定远呼道:“大将军,我军轻弓,难以及远。”

    李落冷声喝道:“变阵,去大营东门。”

    丁斩狂喝道:“变阵,西戎士卒,一个不留,杀。”(未完待续。)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银河小说网(2stars.cc) 手机版:2stars.cc/wap】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