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少年大将军

第一百六十四章 刺马大阵    文 / 水刃山 更新时间: 2017-08-26 15:26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胡骑营军阵一变,向大营东门冲了过去,沿途所遇西戎兵将无一幸免。? α?φ?ν?=φ w?wwcom

    断后的胡骑营将士四处放火,阻住营中西戎骑兵的追击,不少西戎士卒被大火烧着,拼命挣扎几下,便没了动静,只有偶尔会抽搐一两下,营中随风传来一阵焦臭,闻之欲吐。

    丁斩手中战斧大开大落,劈杀了数名西戎骑兵,其中一将被丁斩劈成两半,战斧顺势而下,砍进了战马脊背之中,战马一声悲鸣,前膝跪地不起。丁斩猛力一抽,战斧镶入战马脊骨之中,一时竟抽不出来,身侧一西戎骑兵见状,一拍马身,向丁斩急冲过来。

    丁斩脸色一黑,大喝道:“起!”力惯双臂,深深将地上的战马连同战斧一起挑了起来,砸向西戎骑兵,西戎骑兵不及躲闪,连人带马都被砸倒在地,喊也没喊上一声,便即丧命。

    丁斩还待再冲,突听胯下战马一声脆响,急忙低头看去,方才运力过猛,生生压碎了战马脊背,口鼻处尽是鲜血。丁斩心中一疼,一抚马鬃,喝道:“走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翻身落地,战斧回扫,斩落马,血溅了丁斩一脸,丁斩怒吼,徒步向西戎士卒杀了过去,一进一出,斩杀了五六个西戎残兵,抢过一匹战马,还不等胡骑营将士送过战马,丁斩已骑着西戎的战马回了军阵。 wλw=w=?cλom

    西戎骑兵胆颤心惊,被丁斩气势所摄,无一人敢上前。

    丁斩回头一望,西戎车菩叶部已扫开营中乱军,向胡骑营杀了过来。丁斩挑过马头,奔到李落身边,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,喊道:“大将军,西戎骑兵杀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疚疯急颤,***尖带起一阵残影,刺穿了一名西戎骑兵的咽喉。李落回***,漠然回头一看,道:“你带一半将士,继续冲杀营中残军。我挡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丁斩急道:“大将军,末将去……”话还没有说完,李落猛然回头,静静扫了丁斩一眼,丁斩一惊。大声回道:“末将遵令。”

    李落不再多言,迎向追兵,胡骑营双分,路定远和史则臣紧跟李落,回身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军骑兵全冲杀,不及弯弓,眨眼之间已刀***相交,李落淡然说道:“刺马阵。”声虽不大,却压过两军将士的杀喊声,稳稳的传到胡骑营将士耳中。w?w?wcom

    刺马阵可攻可守。牧天狼将士军阵一变,六人一组,如一个个利锥般破开了西戎骑兵的攻势。西戎领将见状大喝道:“不要散,靠在一起,挫其锋锐,围起来杀。”

    李落听到声音,正是今日清晨设伏的西戎将领,心中无惊无喜,冷然说道:“大甘李落,请君一战。”

    李落纵马急冲。身后紧随史则臣和胡骑营四个武艺高强的将士,最先冲入西戎军阵,借疚疯之利,突入数丈。李落居,疚疯上下翻腾,只攻不守,西戎骑兵的刀***划过惊邪甲上,带出数点火星,却难损分毫。眼利的西戎骑兵看出端倪。大呼道:“留心他的铠甲。”

    西戎领将听到李落传音,哈哈狂笑道:“黄毛小儿,依仗兵甲也敢如此嚣张,我来战你。”声若炸雷,气焰迫人。

    西戎骑兵一分,一将策马疾驰而来,李落微微看了一眼,低声说道:“跟紧我。”说完并未应战,向着来将相反一侧杀了过去,史则臣五人紧随其后,如分水蛟龙,在西戎大军之中左右腾挪,尽力扰乱西戎兵阵。

    领将见状,怒声喝道:“无胆鼠辈。”纵马急追。李落只是不理,手中疚疯长***如狂风摆柳,进则锐,退则,不见半分耽搁,几人行云流水一般在西戎骑兵中盘旋出入,将西戎领将甩在身后。

    西戎领将追了片刻,恍然醒悟过来,李落以身为饵,引得不少西戎骑兵堵截,阵外的牧天狼将士趁势冲了进来,割开骑兵阵势,围杀落单的西戎士卒。

    西戎领将一阵急追,非但没有截下李落,反将己方军阵带乱了不少,西戎领将挽过马缰,大声呼喝几声,不再追赶,转身前往阵前督战,一边分出军中精锐十数人,追杀李落。

    中军军旗一变,胡骑营六个刺马阵围成一个刺马大阵,成三角之形,突入西戎兵阵之中。

    刺马阵实属大甘军中最为基本的军阵之一,排阵容易,变化却是多端,三角中任意一角即可为杀敌利刃,也可转而为侧翼,借战马前冲之势随意变换冲杀方位。

    刺马大阵稍显繁复,不过一旦练成,极是利攻,李落初到军中,便着牧天狼将士多加精练,今日一战,果然颇显威势。

    李落见西戎领将识破自己的意图,也不再纠缠,冲杀几番,退回军阵之中。路定远正稳稳立在阵中,传令旗将,军旗所指之处,胡骑营将士俱都应旗而动,西戎骑兵生生被挡在胡骑营军阵之外,难以寸进。

    李落站在路定远身旁,静静看着眼前的战场,不时有牧天狼的刺马大阵破入敌阵之中,少顷破阵而出,还有不少杀进了西戎军阵,却再也没有看到这些将士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几刻,胡骑营帐下便无一个完整的刺马大阵,伤亡过半的残阵,两三一合,又再成一个刺马大阵,复又杀出,西戎虽有人多之势,但被刺马阵所阻,只能远远看着丁斩率数千骑兵肆虐右军大营。

    西戎领将鞭长莫及,怒声狂喝,西戎骑兵攻势愈加见急,多半个时辰,胡骑营伤亡过半,防线已然见薄,西戎领将大喜,不停催促麾下将士猛攻。

    李落微微喘息,疚疯轻轻一扬,挑偏迎面而来的一根狼牙棒,身形微侧,胯下战马冲势不止,猛然向西戎将士近身扑去,西戎骑兵来不及收回兵刃,心中大急,伸手便向李落战马马头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落***交右手,左手一探,握住背上长刀,还未及拔刀,突然眼角闪过一道黑线,一个黑影从西戎骑兵缝隙之中击射而出,直奔李落咽喉,刁钻诡秘,看准李落变招之际,出手偷袭,时机把握之妙,已是一流高手境界。(未完待续。)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银河小说网(2stars.cc) 手机版:2stars.cc/wap】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